第三世多杰羌佛來到美國後對祂的弟子們作了許多開示。在2000年的兩天中,第三世多杰羌佛作了兩堂非常重要的開示來解釋“若不如是聞受法音,則勞而無功”。在解釋了法音的許多來源和告誡弟子注意有些法音是魔的教法和有些法音是謗佛的並會導致墮落而不得成就後,佛陀提出了鑒別各種法音的標準並指出了哪些該聽和哪些不能聽。佛陀也作了被稱為“七法”的以下指示來告訴弟子應該怎樣聞法並強調聽一遍甚至聽幾遍都是不夠的:

  1. 第一遍你應該認真聽而得到基本概念
  2. 第二遍是要看到你在第一遍漏掉了什麼和聽其中師兄姐們提出的問題,你應該知道提問者的名字和提出的問題。
  3. 只有到第三遍時你才能用筆記本作筆記,來記下你聽到的一些內容。聽不懂中文的學生則可在聽翻譯的第一遍時就作筆記,這差別的原因在於他們甚至難以聽到一遍的翻譯,而且即使能聽到,翻譯也不可能完全或全部正確,通過作筆記,他們能向譯者提問他們沒有聽對或理解對的地方,而且譯者對佛陀講的話記得更多並可解釋一些難懂的中文詞匯和成語的意思或提供一些對不懂中文的人不是常識的歷史故事。但是,譯者不得解釋法的意思,除非他/她的證量非常高並得到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證實。事實上,只有對他們的資格和能力所限作出被批准的聲明的譯者才被允許作翻譯或僅僅朗讀他人作的書面翻譯,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在這一步,中文和非中文的聽眾都要詳細掌握法音的主題。另一途徑是聽聞這些法音的初步翻譯的朗讀。
  4. 另一途徑是聽聞這些法音的初步翻譯的朗讀。
  5. 第四遍(對非中文的聽眾而言是第二遍)時,你檢查自己的筆記並改正不對的地方和加入你原來漏掉的內容。
  6. 聽第五遍時你與你的同學討論你的筆記,記下誰參加了討論。你不能向其他同學散發你的筆記,而是用筆記和討論來準備幾個關於法音的內容的問題,你的問題可以基於你懂了的事項或你不知道答案的事項。
  7. 你用你的問題來與其他同學展開辯論,你必須寫出你從這課法音的所學的總結,要緊的是你把你的理解寫下來。第五步和第六步的順序可根據實際情況而交換。你把你從辯論中和聽聞法音的所學用來準備用你自己的話對別人講的“演講”。你實際上是否這樣做取決於你的證量以及你是否通過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考試而獲得授權,此最後一項要求不在佛陀2000年的法音中,但已是現在的要求。我們可以也應該講述我們關於法的體會和佛法怎樣淨化我們的生活及讓我們有能力幫助他人。

佛陀師父說,除非你按照上述的全部七個步驟,否則不是正確的“聞受法音”,而且你可能需要聽更多遍來完成這七個步驟。對有些人來講,適用的過程應是一個二十一或更多遍法的系統,而不是七法。這個系統使弟子詳細地“深挖”法音來學習其中所有的原理、概念以及有時是微妙的意思。

作為其修道科目的一部份,宣法五明大學不時舉辦研討班或閉關活動以使不懂中文的學生能聽到多遍即時翻譯或初步翻譯的宣讀,這些課程通常是禪修閉關的一部份並對講中文和講英文的人都開放。聽中文而希望不聽英語的同步翻譯的學生在一間聞法,而英文和雙語的學生在另一間聞法,他們作筆記、整理筆記並準備和列出問題。他們隨後到一起進行辯論和討論。如果參加者選擇修這門研討班的學分,他們隨後將每週記週記寫下他們怎樣把他們從法音中學到的道理應用於他們的日常生活和修行,在這十活無週課程的結尾,學生要提交他們所學的總結(需要的話,經他們的週記中的經歷而修改)和他們寫的用來把他們的所學教給別人的開示。他們也會被要求對學生們在第五步或第六步提出的幾個問題寫短文作為期末考試,他們可以選擇自己或別人提出的問題。在我們獲得法音的經過批准的中文和英文書面記錄而且課程的領學員具有足夠的成就來批改前,這個過程不可能是完善的,但是,在那些因緣具備前,這仍是一個值得進行的練習來更好地理解佛陀教授的法理和概念,這也符合佛陀師父的教法。

至今為止已參加的人都對他們學到的東西非常熱情洋溢。直到你能把你知道的東西向別人解釋前,你並沒有真正懂得它。

在本網站的“新聞”部份或在宣法五明大學的網站上可找到關於各門課程的更多信息。